急速赛车官网
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亲历煤矿70年 苦尽甘来来颂党恩
发布时间:2019-10-01        ?蔡东亮      

86岁的退休老矿工石绍祥,是一名淄博煤炭工业发展史的亲历者。70年来,他见证了淄博矿区从黑暗走向光明、从压榨走向解放、从落后走向辉煌的发展变迁。

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,石绍祥老人翻开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,讲述起淄博矿区翻天覆地的变化,表达了对党、对祖国的深深祝福。

据石绍祥老人回忆,小时候家里穷,9岁那年,他就跟着父辈到附近小煤井干活了。“那时候家里有年纪的,都到井下干活,我是第五代矿工了。那时的煤井跟现在没法比,没有电没有灯,用嘴咬着煤油灯干活……经常出事故,不是透水就是冒顶,不管人的死活。”谈起这些,石绍祥异常激动。

70多年前的淄博矿区,还在日本人的统治之下。矿工没有人身自由,生活、生命没有保障,在精神上和肉体上,受尽了日本帝国主义、封建窑主的奴役。

石绍祥回忆:“当时一次下井就要工作24小时,累了就躺在井内的煤块上睡觉。就这样,小鬼子一天才给我两个窝窝头。”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,一大代表王尽美、邓恩铭来到淄博矿区,宣传马列主义,领导淄博矿工开展革命斗争。1924年7月,中共淄博矿区支部委员会成立,给当时处在漫漫黑夜中的淄博矿区带来了光明和希望。

“没有共产党,就没有新中国,只有共产党,才能救中国。没有共产党,我们活不到现在。共产党来了之后,我们翻身做了主人。”石绍祥说。

1948年3月,淄博矿区经过长达10年之久的“五进四出”拉锯战,最终得以解放。期间,国民党和地方政府都将淄博矿区当作发财之地,每一次进入都进行一次洗劫。像石绍祥一样的10万余名矿工,经受住了艰难斗争的锻炼和考验。

1949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煤矿工人的社会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矿上统一为他们发放了工作服,建立了食堂,成立了夜校,煤矿工人的工作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革。

1953年2月20日,由燃料工业部批准,淄博矿务局成为了新中国成立后山东省建立的第一个矿务局,隶属燃料工业部煤炭管理总局华东煤矿管理局,管辖淄博矿区所有国营煤矿,共8矿一厂一公司,职工1.6万人,石绍祥就是其中一员。

在建局以后相当一段时期,像石绍祥一样的淄矿人努力多出煤、出好煤,大力支援国家建设。淄博矿务局煤炭产量一直保持在年产500万吨水平,曾一度占到了全省总产量的一半以上,成为华东地区著名的煤炭基地。

“过去都是人力打钎子,放炮用黑药,点着就赶紧往外跑,跑慢了就炸死在巷道里了。新中国成立后,矿上就用上机械化了,放炮也使上电线了,采煤面上还上了微型溜子。”谈起新中国成立前后煤矿井下生产的变化,石绍祥说,多亏了共产党。

当时,石绍祥所在的夏庄煤矿组建了采煤队,他任队长兼党支部书记。身份地位的转变,工作环境的改善,大大激发了煤矿工人干事创业的热情。在石绍祥的带领下,石绍祥采煤队连续6年超额完成任务,超产原煤21000吨。全队111名矿工,先后有69人被评为各级先进。

1956年~1959年,石绍祥先后6次被淄博市、4次被山东省、1次被煤炭部、3次被团中央评为“先进生产者”和“优秀青年工人”。1959年10月,他出席全国群英会,被授予全国先进生产者称号。

“我在北京见到了毛主席、周总理、朱总司令,那段记忆真是太美好了。”据石绍祥回忆,1959年到北京参加国庆时的心情非常激动,好几天都睡不着觉。1959年以后,石绍祥先后6次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

1992年,石绍祥从淄博矿务局夏庄煤矿退休后,一直没闲着。当年,他不顾家人反对,与工友王谋全集资组建了夏庄煤矿老龄实业公司。10年间,他们办铸造厂、砖厂、家具厂,为200多名下岗职工解决了就业难题,却没拿过一分钱报酬,人们都叫他“义务经理”。“我有退休金就够了,干嘛再拿报酬呢。我只想为大家,为社会做点事情。”说起这些时,石绍祥显得特别满足。

“做梦也想不到,能过上今天的幸福生活,不缺吃、不缺穿。习近平总书记让咱‘撸起袖子加油干’!我这把老骨头是没法干了,就靠年轻人了,靠这些年轻人来报效国家啊!”石绍祥说:“我的梦想就是,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,国家能全面实现现代化,人们能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!”

上一条:女儿的国庆节 下一条:爱在细微深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