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速赛车官网

 
邮箱登录:用户 @ZBM-OL.COM   密码
网站首页 |
 
 关注淄矿 | 企业文化 | 急速赛车 | 人力资源 | 急速赛车 | 留言簿 ||| 淄矿官微 
 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散文>>正文
 
今日热点    
· 列车情结
· 蓝色之梦
· 爷爷说
· 初来济北的记忆
· 大哥 我 童年
· 麦香
· 通往姥姥家的小路
· 相信自己一定行
· 风吹麦浪
· 消失的小站
· 我的师傅老张
· 买山竹
· 回娘家
· 圆 梦
· 默默无闻的老孙
· 竹林游记
大哥 我 童年
2019-07-04 张乃水  新淄矿报   (点击: )

懵懂的记忆里,我的童年时光几乎天天与大哥形影不离。

上世纪70年代,在我老家那一片的农村非常贫穷落后,家里接上电的也没有多少户,大家吃完了饭大都是互相串串门拉拉呱来解闷,没别的休闲娱乐活动。因此,一听说哪个村里晚上放电影,小孩子们都兴奋地奔走相告,十里八村的乡邻也都跑来挤在一起看电影凑个热闹。

记得6岁那年秋后的一个晚上,村里在打谷场上放露天电影《上甘岭》。大哥领着我去的时候,银幕前后早已挤得满满当当,周边的墙上和树上也早都爬满了人。大哥见我哭着嚷着要看,便一把将我举起,让我骑在他肩上。“看到了吗?”大哥两手紧抓着我的脚丫,伸长了脖子问我。“看不到。”我摇摇头着急地说。大哥便左侧侧右挤挤把我“运”到了离屏幕比较近的地方,直到我看见银幕才不往前挤了。

看着看着,我竟骑在大哥肩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而大哥看得也着迷,尽管我的身子时不时地打着趔趄,前倾后仰,他却未曾察觉,整个晚上一动没动,一直扛着我把电影看完。后来听母亲说,大哥稚嫩的肩膀肿了好几天。毕竟那年大哥也只是个刚满10岁的孩子。

打猪草,对农村孩子来说应该是最普通最基本的农活了。那时候,家家户户都养着猪,有的甚至不止一头。一来为了攒猪粪作为土肥料种地,二是卖猪肉得点收入。因此,大人们白天下地干活,便安排我们这些小孩子放学后去坡里打猪草,一直持续到秋后。这样不仅节省家里的饲料,还能让猪多吃些新鲜的嫩草,长得膘肥体壮,到年底能卖个好价钱。

我8岁那年的一个下午,大哥领着我随着成群结队的“孩子军”去坡里打猪草。

临行前,奶奶给我和大哥一大一小每人一个柳编的筐子。打猪草的“队伍”中我年龄最小,有的猪草我也不认识,于是大哥就先帮我打满筐子,然后他再往自己的筐子里打。大哥是打猪草的行家里手,一会功夫他的筐子就满了,然后我们和其他的小伙伴一起在猪草地里欢呼雀跃地开始玩“老鹰捉小鸡”游戏。我也加入其中,快乐的当着“鸡尾巴”。

玩着玩着,突然脚不小心扎进了蒺藜,并被针刺扎出了血,疼的我哇哇大哭。大哥见状,忙跑过来,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帮我挑出蒺藜刺,然后学着大人的样子,拔一棵青青菜(一种止血的野菜)在手心里碾碎,将菜水滴在我被蒺藜扎到的地方。

“还疼吗?”大哥心疼地问我。“疼,不敢走路。”我趁势向大哥撒起娇来。这时天色已近傍晚,大哥二话没说便让其他小伙伴们帮忙提着我俩的猪草,让我像看电影时那样骑在他肩上,然后我们一起七高八低、参差不齐地唱着《打靶归来》的歌曲,“浩浩荡荡”地往家走去。

如今,我和大哥都已年过五旬,但儿时的诸多故事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浮现。尤其是骑在大哥肩上的那种踏实和温暖,永远根植在内心最深处,永不会忘怀。

上一条:初来济北的记忆
下一条:麦香
关闭窗口

 

 

友情链接:

急速赛车官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
网站邮箱:zkwgzx@163.com鲁ICP备15002912号-1

您是第
位访客